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我靠算命爆红星际_ 388 可怕的狗剩-

时间:2021-01-04 15:1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重楼三七小说我靠算命爆红星际 388 可怕的狗剩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H-黑鹰甩脱了追兵,带着他们回到了红树小院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些精疲力尽。

    时间紧迫,连羿忙于善后和下一步的安排。

    聂缑笙军靴踩地,脚步哒哒像是踩在人的心坎上,莫名的胆寒和压抑。

    他回身,指着鹌鹑一样的刘跃般鼻子大骂:“你脑袋里面都是浆糊吗?!嗯?能犯那种低级错误?!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学那风口上猪,上树看看是吗?”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,你的行为会给自己的战友带来多大的危机!”

    “跳下去之前检查没检查过装备?是不是按照程序操作的?紧急应变能力哪儿去了,吃了吗?”

    云沫摸了摸鼻子,决定说句公道话:“那个,聂大校,这个真不怨他,是风太大……”

    聂缑笙眯缝着眼睛,语气没有丝毫留情:“你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“你们当任务是过家家呢?”

    “如果对方听到动静过来巡视,我们所有人,还有机会站在这里友好的聊天?”

    云沫腹诽:……你怕不是理解错了“友好”的内涵?

    “别以为你们阴差阳错挽救了任务,就能掩盖自己曾经的失误,没有下一次!”

    “刘跃般……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聂缑笙一眼横了过来,刘跃般站在原地大气也不敢出一下。

    “还有你,霍川!”

    霍川两股一收,笔挺的站直,认错的态度极为端正。

    “有那么多可以达到目的的方法不用,你非得把他弄粪坑里面去,你的敌后战术应急预案,都学到狗肚子里了吗?”

    云沫嘀咕:……他是个五门课考301分的学渣来着,但她不敢说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低着头不敢吱声,站在刘跃般和霍川的身后,跟着他一起挨骂。

    聂缑笙脸色严肃得可怕,没了平日里吊儿郎当的痞样,此时的他严厉得让人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他们才发现狗剩的隐藏属性,除了那狗脾气之外,还有严厉。

    这种人对自己要求严格,对别人也严格。

    这算是他们第一次正式与军方配合执行任务,在航空器的时候还曾沾沾自喜,没想到,在别人眼中,居然有着那么多致命的漏洞。

    由始至终,连羿没开口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一是顾不上,二是对于他们而言,严厉或许才是最大的仁慈。

    否则若是将来上了战场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银河帝国的临时会议上,政客们吵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联邦提交了危机预警,提示天堂火将于五个小时候爆炸,落点是洒露节会场。

    阿尔法人拍着桌面:“联邦贼喊捉贼?怎么说都是他们,这次说不定又是自导自演!”

    沙利雅人也嘲讽的大喊,“星盟!星盟是个能装所有罪名的盘子,任何错事都可以推给他们,完美。”

    壤平津星也不甘示弱的忙着甩锅:“就是,迁跃点附近还好好的,始终有重兵把守。到目前为止,根本没什么异常!”

    没有证据,空口白牙,是众多星域对联邦一致的看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各大星域各持己见,政客们面红耳赤,吵闹半天也没有解决方案。

    只不过,尽管他们各怀鬼胎,对自己人的生命还是上心的,都在悄无声息的撤离自家的高官和民众。

    矮灿星已明确拒绝了联邦增兵的要求,理由是他们自己的后院自己守,用不着别人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聂缑笙啧了一声,把光脑丢在了桌上:“蠢猪一样!”

    不过,这也怨不得他们,联邦不要脸的事情做的太多了。狼来了的故事听久了,很难再让人信服。

    从矮灿星的角度,他们也怕引狼入室。

    毕竟,耶特拉夫那不是活生生的例子吗?把人弄了来,美其名曰帮助增强军事防护,谁知道请佛容易送佛难。自己说不好会成为联邦另一块领土。

    连羿棱角分明的脸颊抬起,说:“洒露节延后或者改位置的申请都被拒绝了。他们看样子,是想用反导武器抗衡天堂火。”

    聂缑笙冷嗤:“做梦吧!”

    连羿接着说:“或者说,他们笃定了,是联邦在自编自演,笃定了联邦不敢下手。”

    刘跃般小声的补充了一句,然后在聂缑笙的目光下迅速往后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“洒露节是矮灿星的传统节日,对于他们来说,除非灭星的危机,否则谁都不能阻止他们的庆典。”

    连羿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桌面:“现在矮灿星的军部不知道是什么立场,我们的身份没有过明路,真的追究起来,算的上是入侵了。”

    聂缑笙眼眸轻垂,摆在他们面前的任务,很重……

    这时,云沫的智脑忽然响起,她朝连羿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是凯茨图”,云沫说。

    连羿做了个接通的手势。

    画面中,凯茨图蹲在地上,哭得一塌糊涂,周围也是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“墨云,墨云,我父亲不见了,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云沫点击外放,安慰道:“慢慢说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凯茨图惊魂未定,“我父亲可能遇害了……”

    云沫闻言微微皱了下眉,仔细地看了看他的面相。

    眼瞳仁上方日角塌陷,晴重明即死。他父亲,也就是阿布舍,应该是去世了。

    云沫皱眉,关切的问: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凯茨图抽抽噎噎,虽然他跟父亲感情并不深厚,但背后的大山轰然倒塌,他心里还是忍不住的难过。

    “父亲外出,保镖全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死了?”云沫惊讶。

    凯茨图说:“如果不是我的权限被激活,还不知道父亲出事了。那是老早之前的约定……”

    云沫几人都没说话,静静地听着他说。

    阿布舍似乎早就知道自己会出事,所以做好了一切安排。凯茨图的权限被激活了,家族事务也全部移交……

    凯茨图意识到不对,给所有认识的人通讯,但是全都如泥牛入海。甚至之前一直都在依附他的人,也开始视而不见……

    他扬起头,脸上慌乱的一塌糊涂,“墨云,为什么会这样?他们……为什么会变成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一夜之间突然变天,少年体会了人情冷暖,这对他来说的确残酷。

    云沫同情他,正在努力寻找话题。

    凯茨图擦了把脸,忽然想起来什么一样,突然说:“难道是因为那个?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倏地一凛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云沫问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